落胤

neon/氖/落胤
wb=冷光色
ins=neontube21
墙头特别多随便乱爬
日常手绘涂鸦(经常不发)
板绘手速巨慢
是个初学剪刀手
总之欢迎勾搭哇www!

[冰果][折木奉太郎/福部里志]liars

1
期待实在是一个太过于残酷的词语。由于自己的能力不足而不得已去期待别人能够做到。而事实上,到最后不能轻松做到这件事的人,不过只有你自己罢了。
“而我却还要摆出一副‘啊真不愧是奉太郎‘的样子,不觉得很让人失望吗。”福部里志侧过脸,让它避免阳光的侵入,“说到底我对奉太郎的期待…嘛,结果我还是个说谎者。哪怕一次,好歹让我不用仰望他啊。这种距离…”里志苦笑着放弃了自言自语。

深秋的树叶如同被某些凝重的气氛压迫一般,放弃了枯朽的枝头而转投雨后湿滑的地面。还未经受蒸发的雨水安静地躺在地上,诚实地倒映出了灰蓝的天空。里志围了并不如何让人暖和的围巾,坐在雨后无人来往的公园里,对着空气喃喃自语。而空气中弥漫的水汽也将在某个清晨被凝结成露吧——白露将至。

“数据库无法得出结论,这种事不是早知道了吗。”

2
最近的里志变得和以前不大一样了
。啊,与其这样陈述,不如说自打升入高中以来他就变得不一样了。我一度认为他成为了热衷于兴趣的人,直到情人节的事情发生。
啊原来我从来没有了解过他吗?直到这个时候才开始思考这种东西。“万人的死角”播出之后,里志就因为我对片尾的解释而露出了那种稍微有些失望,又有些寂寞的表情。只顾着对自己的片尾产生怀疑,想要以歪曲事实的方式来证明自己的正确,证明自己的能力——事实上这样的做法当然是错的。然而重点不在这里,而是我——根本没有关心里志的心情。

什么时候我开始变得不再节能了?自打千反田这个麻烦鬼出现后,即使想要节能似乎也只是一厢情愿。满心觉得自己是被强迫的,然而什么时候开始也变得主动了呢?我节能的生活态度原来就如此不堪一击吗。

那种落寞又不甘心的表情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了,然而我却不能理解。对什么不甘心呢?如果是里志,专注于一件事当然能够做到最好…然而里志的知识范围虽然广泛,却未曾专注一件事。会产生这样的错觉也是必然的吧。
里志并不想专注于同一件事——这件事我也是刚刚知道。

从胸口快要溢出来的焦躁,这种情绪我还是第一次体验。
“里志那种表情…真是不想看见。”

然而说出口的却是——
“里志,你这家伙明明这么聪明,却又这么笨拙。”
啊,我还真是个卑劣的说谎者。说不出口啊。

3
千反田今天因为不舒服先回家了,摩耶花也因为漫研的事来不了。出乎意料的是平时忙碌的里志今天却早早的来了社团教室。奉太郎走进教室时正看见他兴致勃勃地翻看文库本。
和平常没有区别的微笑表情,然而却让十分奉太郎焦躁。从心底冒出的微小火焰,以燎原之势向脑部侵蚀而去。
“啪嗒。”奉太郎把书包放在木桌上。里志抬头望他一眼,确认毫无异常后低下了头继续看书。
奉太郎也拉开椅子坐下来,一切和平时没有任何区别——除了心底的焦躁。

事实上里志也并不好受。坦白了一切,他那点小小的谎言与嫉妒是否全被奉太郎看的一清二楚了?尽管为了回避期待而树立起的节能主义被千反田视若无物地打破了,可也不代表任何人都能对他期待。
甚至他自己都不确定这些人里是否包括自己。

摆出和平时没两样的笑容,装作若无其事地翻看文库本。甚至于拒绝了手艺部的活动和总务委员会的会议——只是为了观察而已。
观察奉太郎。

但自己又能观察出什么呢?数据库不能得出结论,自己又忘了吗?
里志在内心里深深地唾弃着自己。

4
“奉太郎你还不回家吗?”
“雨还没停呢…”

奉太郎多次想要开口,却又在最后闭口不言。
自己又有什么立场呢?大大方方地问里志,“你觉得为什么我会觉得你落寞的表情焦躁呢?”
别开玩笑了。焦躁只是一时的。

里志默然,期待这个词如此有距离感,又带有如此多的绝望。想要登上与他相同高度的地方不再仰视…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为了自己的虚荣心。

窗外一场倾盆的大雨,屋内两个沉默的…
沉默的什么呢,说谎者吗?违背本心的。

5
毕业了。

没有机会再开口了,然而心底的焦躁却没有任何减退的迹象。这个“一时”未免持续的太长了吧。奉太郎心想。

没能够登上和他相同的高度,这是当然的。福部里志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普通人,像奉太郎那样的人毕竟是少数。“期待”的距离感,想必要持续一生了吧。里志低头微笑,把半张脸都藏在阴影里。

为什么一定要忍耐着不说呢。奉太郎心想。已经毕业了,不说会变成遗憾的吧。必要的事情要尽快去做,而他已经拖延了这么久。
于是他朝着里志的方向呼喊着——

“里志!过来一下,我有话想对你说!”
福部里志的背影愣了一下,转头望向他,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朝着他无言地笑。
他回应道:“来了!”

◎不知道在写些什么,想到这对西皮脑子就乱。其实想要突出的只是里志对奉太郎哪种近乎绝望般的期待而已。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