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胤

neon/氖/落胤
wb=冷光色
ins=neontube21
墙头特别多随便乱爬
日常手绘涂鸦(经常不发)
板绘手速巨慢
是个初学剪刀手
总之欢迎勾搭哇www!

[杰埼]繁星闪耀处

    很难说杰诺斯对这发生的一切都像埼玉这般淡定从容,毕竟亲眼见证舆论是如何毁掉一个人原本应当闪耀着光的公众形象这件事,即使当事人并不是自己,也难过得无以复加。
    本不应该是这样的,但他终究无能为力。
    和老师一块儿回家大概是他能给出的,唯一的安慰了。

    前几天特价买的蔬菜今天刚刚吃完,而一时兴起的老师决定出门和他一块儿吃回转寿司。并肩踱着步子,杰诺斯侧过头去望他的老师。夕阳透过路旁树叶的缝隙,稀稀疏疏温柔地照在埼玉懒散的面庞上,霞光映在他的眼里。
    这目光承载着世间的温柔和正义,公理一般永无变换,哪管世人如何谤他、欺他、辱他、笑他,也不似拾得般有微妙的报复之心,明明是应该被人赞颂的,却又如沉沙藏金那般不为人知,实在太不公平。
    而这样的先生,正在他的眼里。

    “杰诺斯,你一直盯着我看干什么……”埼玉窘迫地挠了挠脸。
    回过神来的杰诺斯有些别扭地转回了头,说:“没什么……寿司店还有900米左右的样子……”
    “啊是吗。”埼玉随意地答道,不去追究弟子的想法——太直白了,连他这种不会察言观色的人都能看出来杰诺斯在想些什么,嘛嘛,十九岁的少年,不会撒谎也是很正常的嘛。
    无非是埋怨世人有眼无珠,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拯救一个人,和想要听到这个人对自己的感谢,不是同一件事啊。

    所谓欲求之志,功名利禄,到头来都是一捧灰烬而已。

    那么现在这件事大抵也不是那样奇怪了。
    寿司店的老板在看见“恶名昭彰”的秃头披风侠,不由分说地把他“请”出了店里,随之而来的还有坐在桌旁的民众,原本嫌恶的目光变得松了一口气的景色。
    杰诺斯只能做一个旁观者。
    在目睹了老师走出店门的背影后,他面无表情地谢绝了店主想要请他吃饭的邀请和一旁小姑娘们的雀跃神色,转过头去,脸上掠过一丝阴翳,如海水吞没海燕的黑色剪影般,稍纵即逝。
    他只是,追上去。

    “老师!”他追逐着前方那个懒洋洋的,对这些事毫不在意的身影,仿佛一生只用注视这一个人那般,目不转睛地疾驰。
    “哦,杰诺斯。”埼玉理所当然地回应了这个声音,回望着杰诺斯。
    “老师您……我们去订便当吧,我听说有一家的盖饭还不错。”
    “好啊。”

    再度并肩的是两个人,一个下意识忽略对另一人的熟稔,自以为是对方青春年少,不谙世事;另一个则笨拙到不会掩饰心境。
    但也没什么不好的,前者总会意识到,后者么,根本不需要掩饰呀。

    繁星取代晚霞,无人区的夜空烨烨生辉,一道牛奶做的星河照亮着两人的前路,就这样像是要走到世界尽头。

    “Since all alike my songs and praises be; to one, of one, still such, and ever so.*”
    “嗯?”
    “老师,今晚的星星很漂亮啊。”
    “是啊。”

*
莎士比亚十四行诗
“既然我所有的歌与赞美,都献于一人,唯此一人,永无变换。”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