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胤

neon/氖/落胤
wb=冷光色
ins=neontube21
墙头很多随便乱爬,近期沉迷音乐剧(主要是莫扎特)和miflo以及月球音乐家
日常手绘涂鸦(经常不发)
板绘手速巨慢
总之欢迎勾搭哇www!

关于离去

看着天津的消息快哭出来_(:з」∠)_大家勉强看看乐一下吧

关于生化危机

    Tony刚结束了和复仇者们的生化危机马拉松,已是深夜,但这明显不会影响到Tony.生物钟紊乱.Stark,所以理所当然,他相当有兴致地推开了实验室的大门。

    “Sir,容我提醒,您需要休息。”Jarvis的声音从天花板上传来,同时大门右侧的摄像头也移动到了大门的方向,执着地闪着蓝光。

    “别这么扫兴啦Jar,你伟大的爸爸要让世界更进一步,你不是应该高兴吗。”Tony朝着摄像头眨了眨眼,大步流星地走到了屏幕前。

    “……”原本跟随着他脚步的摄像头又转头盯起了大门。

    “Jar你是害羞了么哈哈哈~”Tony看着那个摄像头忍不住嘴贱,顺手戴起了手套把地上的工具箱提到桌面上。

    我只是有点心塞…Jarvis想,如果他能翻白眼,他一定得给他家先生看看。不过鉴于目前实现不了,他默默地在系统日志里加上了一句“daddy这个词有些奇妙。”同时把摄像头转了回来。

    闷骚的人工智能——这个秘密可不能让自家先生发现。

    

    Tony继续在战甲雏形上敲敲打打,不忘聊天:“嘿,Jar你觉得我的战甲到了生化危机里,会不会威风不减横扫千军?”

    “我想是的sir,您低调的着色或许会让丧尸们食欲大增。”

    Tony没忍住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关于腿毛

    乒乒乓乓,实验室里热闹依旧,不过显然这种时候是相当容易被打扰的。

    “Sir,波茨小姐来电。”

    Tony没停下敲打的手,“就说我不在!”

    “好的,波茨小姐,Sir说他不在。”Jarvis用一种轻快的语气对着实验室大门的波茨小姐说着,而Tony吓了一跳,扳手差点掉脚上。

    “卧槽Jar你就是这样把我给卖的?!”Tony震惊地对着摄像头嚎叫,忽视了暴怒的小辣椒小姐。

    “Tony,你今天上午十一点有个会议!谁上次还信誓旦旦地说这次不会迟到的?我告诉你,五分钟之内我见不到你出门,我就叫人把你实验室拆了。”小辣椒叉着腰,好气又好笑地看着Tony忙不迭点头的样子。

    教训完毕,Jarvis目送波茨小姐踩着高跟鞋噔噔噔地走出了大厦。

    小辣椒是大魔王,是长的温顺可爱的大魔王!Jarvis就是帮凶!Tony在心里忿恨不平地想,一边赶紧跑去卧室换衣服,“Jar!我明天就把你捐去市立大学!”

    “我也爱您,sir。”

    

    Tony扯着衬衫领子——懒得打领带了就这样吧。然后匆匆忙忙地往电梯跑。

    “恕我直言sir,虽说我认为您的腿毛也十分美丽,不过想必董事们并不会欣赏。”Jarvis轻快的声音传来,Tony低头一看:沙滩裤。

“哦我操。”

 

关于红白玫瑰

    娜塔莎发现了一个奇妙的网站,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她决定分享给她的同事们。虽然说白了就是祸害他们,不过女王殿下肯定是不会承认的。

    所以现在的情况似乎也不是这么匪夷所思了——他们的人工智能好管家正在声情并茂地朗读着一篇,盾铁的同人文。还是最有争议的那种。

    “在Steve心里,bucky永远是无法替代的,但年华已逝,阴阳相隔,昔日的布鲁克林小子如今心里也只剩下一道白月光。但Tony不同,他魅力四射,年轻气盛,却不知为何将手中唯一的那束鲜艳的红玫瑰抛给了他…”Jarvis的腔调堪称完美。

    会议室里诡异的气氛:美国队长坐在桌首脸红得像颗水蜜桃,嘴里似乎还念叨着什么“不不不我和我侄子是清白的Howard相信我啊…”,而反观事件另一方——他窝在椅子里笑得快成了个神经病,顺便不断地骚扰,拍拍旁边的Banner:“没办法啊我就是这么风华正茂啊哈哈哈哈哈哈~魅力太大不能怪我啊~”

    可怜的博士,似乎快绿了。为了避免可能的战损,Nat也只好放下手中Clint的小饼干,强忍笑意朝天花板说:

    “Jarvis停下吧,博士快绿了。”

    “好的,Natasha小姐。”

    

    一旁的Tony终于笑完了,一拍桌子。

    “Jar,有没有咱俩的同人文?”

    人工智能和人,这个总没人写吧。Tony的心情有些微妙。

    “是的sir,实际上数量还不少。需要我念一篇吗?”

    Tony的脸腾地一下红了,跟一旁碎碎念的Steve有一拼。

    “不你别念………”

    “好的~”

    

    Natasha抱着小饼干看着某只小龙虾,心想我真是深藏功与名。

 

 

关于未能完成的肖像

    没想到那竟然是最后欢乐的时光。Tony想,他只是想做些好事,为什么最后却什么都没能得到呢?

    实验室里现在真正的,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We stay as we are,or try for Alasga”,生化危机里曾有过的台词,他还记得。当初已经是夜深人静,但他一如既往地精神抖擞,敲敲打打,永不停息。因为有一位只有声音的人陪他,广阔而寂寥的所有时间里,他却不是独自一人。

    “我想是的sir,您低调的着色或许会让丧尸们食欲大增。”

    那句话似乎还在耳边回荡。

    

    实验室的门被打开了,门后是忧心忡忡的Steve。

    他才发现他在发呆。

    “嘿Tony你还好吗…我知道……”

    他似乎又有些神游天外了,实验室的门轻松地就被打开了,似乎以后也听不到那句“欢迎回家”了…也没有轻快的调侃声了。

    “恕我直言sir,虽说我认为您的腿毛也十分美丽,不过想必董事会们并不会欣赏。”

    事到如今想起来,似乎只有后半句是轻快的声音。他是Jarvis的造物主,所以他…在他心目中是如何呢?

    

    “嘿Tony,你在听我说话吗?”他抬起头,直直地对上Steve担心的眼神。他勾起一个笑容。

    “当然没事,你个老冰棍瞎操心什么,担心一下另一个老冰棍比较好吧?”Tony淡淡的拒绝含义似乎在这个房间里被无限扩大,Steve最后还是忧心忡忡地走了。

    

    或许当时真该让他念一念他们俩的同人文?再也听不到了,录下来得是绝版啊。Tony自嘲着看向蓝色的全息屏幕,残破的代码铺天盖地,像是一片将他溺死的海洋,然而这一次却没有那句“take a deep breath”了。

    

    这是一幅,永远都不会完成的肖像画。

 

关于离去

    “遥远的他不会再归家,我心里却始终只有他。”

    他成就了新的英雄,他就是英雄,他是JARVIS,他只是一个相当聪明的人工智能。

    “但他是我的,他爱我,而我也爱他。”

    Tony Stark坐在自己空旷的实验室里,垂着头低低地笑了。

评论(1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