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胤

neon/氖/落胤
wb=冷光色
ins=neontube21
墙头很多随便乱爬,近期沉迷音乐剧(主要是莫扎特)和miflo以及月球音乐家
日常手绘涂鸦(经常不发)
板绘手速巨慢
总之欢迎勾搭哇www!

苹果树下 01+02

01

    夜深人静,Cathy把被压住的衣服下摆一点一点从熟睡的1058号身下拉出来。破烂的衣服不堪重负地被撕烂了一块,发出刺啦的一声,一片寂静里显得格外响亮。在确定1058没有被她弄醒之后,她轻手轻脚地从铁床上爬下来,小心翼翼地蹑着步子走到了这间囚室的尽头,从裤腰里掏出几片皱巴巴的叶子递到Abbie的手上。

 

    这个犹太姑娘瞬间露出了一个雀跃的笑容,尽管在黑暗里Cathy看不见,她却像是有心电感应一样和她一起笑了。Abbie从床上坐起来,腾出一个位置给Cathy,然后开始慢慢地摸索起了那几片叶子。

 

    “我看见今天工厂外面的事了,没关系那不是你的错。我们的生命还不止于此。我听说美国已经加入同盟军了,我们一定会出去的,一定。”

 

    Abbie慢慢地读完了那堆盲文,随后点了点身旁人的手臂。黑暗里Cathy摸索到她的手,牵着她到了一个有月光的地方。Abbie微微笑着,开始用手比划。

 

    “我知道的,我很好。今天没有发生什么事吧?我听到你和1058吵起来了……”

 

    Cathy想了想,和1058吵起来之后被看守打了一顿,明天的日子估计不好受了。她缓缓地在Abbie的手心上写道:“没事,我挺好的。”

 

    “你知道的,你不用每次都给我递树叶,你可以直接把我叫起来。”

 

    “我怕你累了,有树叶你可以明天早上再读。”

 

    犹太姑娘抿了抿唇,算是默认。Cathy看着她——消瘦的脸万一没了往日的水润,本来就不高现在更是显得瘦小。看不真切的栗色头发乱七八糟地盖在头上,不过总算是比自己枯草一样的头发好多了。

 

    灰扑扑的气味流动在房间里,一如既往的夜,她们无声地交流着,安慰着。黑夜的确可以粉碎掉一些东西,但比起随其消亡,她们更相信向死而生。

 

 

 

 

02


 

    以下摘自二战后的民众访谈

    我原本是个记者,二战期间负责撰写纳粹的丰功伟绩。嗯,丰功伟绩。尽管我总是一遍遍谴责自己——我从来不信那些党国的鬼话,不过是在大家危难的关头投靠了一个想要权力的领袖罢了。我什么都没做…

    但我最终还是抵不过良心。

 

    大概是1940年吧…我私下联系了德国的反法西斯组织,大概收到我申请的那个人还挺惊讶的——我是个德国人,金发碧眼的日耳曼血统总不能被遮盖吧。加入后理所当然地发现,清醒的德国人,实在太少了……那个时候通常我负责在报纸上传递消息,但我就是脑子一热…大概是受了我们执行巴巴罗萨计划的刺激吧,我参加了1941年那场游行。

 

    所以就是这样了,故事就是这样了:后来我被盖世太保抓去,进了奥斯维辛集中营,然后参加日复一日毫无意义的搬石头工作,没多努力也没多消极——只是活下去而已。我实在没有多大的想活下去的信念,只是有点抱歉,或许还有点悲哀……

    ……

 

    Cathy放下了拿着报纸的手。

    她是没有信念,但一切都终止在了Abbie来的那天。童年里那个懦弱的盲眼姑娘,进来时竟然和记忆里相差无几,她想起当时她的惊讶,想起当时Abbie没有神采的蓝眼睛里蕴满了泪的样子,被看守推搡到前面后踉跄了一步,茫然地抬起头后又匆匆地低下,再也没有抬起来。

 

 

    ——我得帮她啊

    那时她是这么想的。她仿佛突然变得坚强了起来。

    Abbie这么脆弱,被人欺负了都不敢哭。她得帮她,带她离开啊。


评论